广告位招租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热门新闻 > 2020年了,谁还在骂警察?

2020年了,谁还在骂警察?

发布时间:2020-10-18  
作者|不一1981年,一起连环杀人案震惊全国。上海、浙江、江西接连发生旅馆电击案,1人逃脱3人死亡。28岁的李嘉惠被害时,妻子刚有了3个月的身孕。凶手为财害命。当时很多在外出差的人,为了省钱,会和陌生...


作者|不一



1981年,一起连环杀人案震惊全国。


上海、浙江、江西接连发生旅馆电击案,1人逃脱3人死亡。



28岁的李嘉惠被害时,妻子刚有了3个月的身孕。



凶手为财害命。


当时很多在外出差的人,为了省钱,会和陌生人合住一间房。
那时也还没有身份证,凶手伪造单位介绍信,用假的身份入住旅馆后,在被害人熟睡时,用电线行凶,随后抢走被害人随身财物,趁着夜色逃之夭夭。
旅馆人来人往,加上受害人是在熟睡时遇害,打扫卫生的服务员常常不会察觉异常,反而将现场可能出现的鞋印等痕迹都清扫掉了。



技术人员花费了两天的时间,才在第一名受害者的遇害现场,采集到4枚指纹。


但这4枚指纹都是残缺的,仅有一枚具有辨别和比对的价值。


在那个刑侦技术落后的年代,指纹鉴定方法还很原始,只能靠人工核对。
“一条线一条线的看,一个点一个点的比对。”


在3个月的时间里,警方对超过40万枚指纹进行了逐一比对,却无一比对成功



参与侦查的刑警王学仁和同事们,为了找出凶手,足迹遍布全国27个省市自治区,可是缺乏技术手段的帮助下,凶手隐匿在茫茫人海中,要找,谈何容易。


一次次的走访查证,却总是以一次次的失望告终,当时许多人开始暗暗质疑警察的能力,误解与指责声不绝于耳。



/01/


转眼30年过去了,旅馆连环电击案的凶手始终杳无音信。
而当年参与侦查的刑警有些老了,有些退休了,还有些已经不在人世。
“当时的刑侦处长端午宏峪,静安分局的分局长周志全前几年也去世了,行政队队长王德虎,行政队侦查员章忠汉,也都不在了……”



可30年过去了,这些刑警们从始至终总没有放弃过追查真凶。


即使大多数人都忘记了这起案件,他们始终记得。
当年负责案件的刑警王学仁后来被调入警察学校,成为刑侦专业的一名教师。临走时他将电击案的卷宗复制了一份带在身边。


“只要上过他的课,都讲过这个案子。”




王学仁将这起案件讲给每一个学生听,也将破案追凶的信念和坚持传递给了这些未来的警察们。
他就一句话:“要穷尽一切,穷尽一切。”



当年初出茅庐的新人,在日复一日的工作中成了老民警,退休时总不忘将任务交给新一代,并且告诉他们:命案必破,哪怕是过了公诉期,也要追查到底。


还死者公道,让生者释怀,是所有人共同的心愿。

而那枚残缺的指纹也印在了上海几代刑警的头脑当中。


这其中就包括上海市公安局刑侦总队刑技中心工程师刘志雄。


从事痕检的刘志雄虽然没有亲历沪浙赣连环电击杀人案,但那枚指纹他已经编辑了无数次,早就烂熟于心,他还对指纹特征进行过更细致的修复编辑。


电击案发生的31年后。


刘志雄将修正的1981年电击案指纹,投放到了刚刚联网的江西指纹库中进行远程查询,第二天,江西指纹库的查询结果反馈过来,一枚“眼熟”的指纹出现在他的电脑上。



经过和局里的老工程师反复查看对比。

确定1981年上海电击杀人案现场遗留下来的残缺指纹,和江西指纹库里一个前科人员艾红光的指纹是属于同一个人的。


经过紧急抓捕审讯,63岁的艾红光最终如实交代了自己在1981年犯下了的四起电击案。


31年的坚持,终于有了结果。

31年前的命案,终于真相大白。



/02/
案件告破后,已经是白发老人的老刑警王学仁认真的写下一封信,将凶手落网的消息,告诉了当年28岁受害者李嘉惠的母亲。


虽然死者已逝,但亡灵终于可以安息。



“请您相信,三十年来我们从未忘记使命。”

“一代代刑警都在为能够破案努力地查找线索。”



受限于刑侦技术和种种原因,不是所有的恶性案件都能立刻抓获凶手。


尤其上世纪80,90年代,时正值社会变迁,人员流动很大,大街小巷没多少摄像头,无法对嫌疑人锁定和追踪,网络技术和电子指纹比对技术也不发达。

案子发生后,警察经常是不厌其烦地收集证据,查找线索,比对指纹,实地走访,跨省追凶,可最终往往毫无收获。


于是时常能听到这样的声音:


“警察到底有什么用”

“出动了这么多警察,结果什么都没查出来”

“太失望了”

……


觉得警察能力不行,不作为,对刑侦过程指手画脚。


认为查案的警察还不如自己敏锐灵活:

——如果我是警察……


认为我国的警察不如国外的警察负责:

——要是放在国外,这案子估计早破了……


甚至报以各种恶毒的言论和揣测。

——是不是有什么内幕,所以才拖着不破案……



还记得今年3月告破的“南医大女生被杀案”。


真凶被捕,网上却流传起来“师兄破案”。


“这次的成功破案,是死者林玲的学校师兄,以及背后的师兄师妹,28年的辛苦。我也是其中的一位。”(虚假谣言)


一时间传得沸沸扬扬,但这却是假的,不少人被谣言感动。


但却忽略了真正在破案的警察,将警察们的努力和付出抹杀得一干二净。


案发后,南京警方投入大量警力,调查数千条线索,排查人员超过1.5万次,但因条件有限,未能取得突破;


此后,南京市公安局几代刑侦人多轮次组织开展专案攻坚;


2018年6月,南京市公安局成立“3·24”命案积案侦破工作领导小组,一年多来,逐一梳理分析了当年120多本案卷,分赴浙江、江西、山东、四川等10余省对重点人员开展深度调查。


2020年,通过最新的大数据技术和DNA技术,几经排查,终于找到了逍遥法外的麻继钢……



/03/


曾参与侦办“南医大女生被杀案”的南京市公安局刑警叶宁,写过一篇文章回忆追凶的那些年:


“也许直到真相水落石出的那一天,我的兄弟们给冤魂一个交代,为冤魂轻轻合上睁着的眼睛。这个时候,对于像我和我大案队的兄弟们,这些曾经把案子与个人生涯联系起来的人,才能真正释怀。”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凶案之后,感慨过愤怒过。


当时情绪激昂,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便渐渐忘却了。


但那些警察们却从没有一天忘记,从没有一天放弃。


白银连环案的一位刑警,直到因病离世,依然记挂着凶手还没归案。


“每次有同事来看望,他都要追问白银案的进展。”

“他说这辈子最大的遗憾是看不到凶手被绳之以法。不过他去世后这个案子肯定会被破,凶手肯定能够归案。”


据说这是曾经侦办白银连环杀人案的警察,写给凶手的信。


1995年,湖州旅馆抢劫杀人案,4人被残忍杀害,凶手逃之夭夭。


22年来,每一年,湖州警方专案组都会对所有当年案发现场的痕迹物证再梳理一遍,每当听到外地有类似案件发生,湖州警方都会派员去看能不能并案,为此他们几乎跑遍了大半个中国。



案件的卷宗资料,堆了整整一个柜子,22年来一直在更新着。



2017年,湖州市公安局再度重启该案侦破工作。


在“Y—DNA染色体检验技术”的辅助下,保存了22年犯罪现场的烟头终于派上用场。


犯罪嫌疑人的范围被缩小,经过逐一排查,2017年8月11日,逃亡了22年的两名凶手终于落网。



/04/


在我们看不见的时候,在我们看不见的角落。


始终有人,为了真相,为了把公正还给亡灵而努力着。


2001年,江苏宿迁一名16岁的女生在回家途中被强奸并杀害。
宿迁警方历经19年的追查,2020年9月17日,将凶手抓捕归案。



1999年至2001年间,无锡发生拦路袭击单身女性系列案件。


2人死亡,多人受伤。


因逢下雨天,警察仅在现场一片菜叶上提取到残缺指纹,但限于现场取证与当时的刑侦技术,犯罪嫌疑人一直未被抓获。


但警方一直没有放弃追查,19年后,凶手落网。



1989年,阿拉善盟左旗辖区发生一起女青年被杀案。


31年的时间,几代刑侦人接力侦破,一直锲而不舍地奔波在破案的路上。


2020年,阿拉善警方再次重新梳理线索,辗转宁夏、甘肃、内蒙古、山东等四省区多地市调查走访,排查相关人员,最终在9月28日,将凶手抓获。




但即使如此依然有杠精发话:


迟到了几十年的真相还有什么意义?


41年前,浙江一个村子发生命案。


嫌疑人逃走后便一直没了消息。


2020年,在多方打听查找后终于得到新的线索,但线索指向的人已经去世下葬,永嘉警方于是连夜开馆验DNA,发现男尸确为命案嫌疑人。


然而案件终于可以结案后,评论里的一些声音却很奇怪:



有什么用?有什么意义?


“白银连环杀人案”审判结束后,白银市检察院的公诉意见有这样一段话:


希望严肃公正的判决,让那些冤魂得以安息。让那些未来得及实现的梦想,那些未了却的心愿,那未团聚的亲情,未结果的爱情,未经历的人生,甚至那尚未体会青春的年幼,都得以稍稍平复。


愿他们的亲人,能够稍稍感到慰藉,以在其面对波折的人生、经历家庭的惨剧和骨肉分离之后,能够有些许勇气面对接下来的生活。


即使犯罪嫌疑人已经去世下葬。也要还遇害者一个公道,也要给世人一个真相。
/05/


影视剧《在劫难逃》里,王千源饰演的张海峰,曾和警校的其他5个室友约好毕业后要常聚:“后来我们就聚过三次,而这三次,就是三个人的葬礼”。


警察,无疑是和平年代流血最多,牺牲最大的职业群体。


奔走在犯罪、危险第一现场,直面灾难、困难、受伤甚至死亡……


2017年,全国公安机关共有361名警察因公牺牲,6234名警察负伤;

2018年,全国公安机关共有303名警察、141名辅警因公牺牲,1.2万余名警察和辅警负伤;

2019年,全国公安机关共有280名警察、147名辅警因公牺牲,6211名公安警察、5699名辅警负伤。



从警的这条路上,有人付出了生命,有人不得不对家庭有所亏欠。


“警察都亏欠自己的家人,但我从来没有亏欠过自己的使命。”


从警70年的崔道植,是中国首席枪弹痕迹鉴定专家,曾在上千个案件的侦破过程中,为破案提供重要线索和证据。


在刑侦前线战斗了一生,回顾一生,他只有三个字:


“不后悔”


将一生都奉献给国家、给刑侦事业,心里无愧,此生无悔。



看到那些为真相追寻的人。


或许你就会懂得鲁迅先生的那句话:我们自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这就是中国的脊梁。


当有些人在网上怒骂吐槽的时候,可曾想过,现实中是谁在为死者奔波?是谁在白夜追凶?


献以此文,献给那些无名警察。



部分资料图片来源:

《撒贝宁时间》 20130721 追凶31年

《面对面》崔道植让痕迹说话

《白银案刑警遗孀哭祭:你追了20年的人终于抓到了》北京晨报

看更多走心文章

请长按下方图片扫码关注

视 觉 志

献以此文

献给那些白夜追凶的无名警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