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招租
广告位
广告位
广告位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微信技巧 > 多少在网上冲浪的年轻人,掉进了涂鸦表情包的生产车间

多少在网上冲浪的年轻人,掉进了涂鸦表情包的生产车间

发布时间:2020-09-16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表情包成了我们网络社交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并且,由于不满足于APP里提供的现成表情包,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自制——通过对一些视觉元素的二次加工,完成自己对某种情绪、现象的表达或再现。...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表情包成了我们网络社交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并且,由于不满足于APP里提供的现成表情包,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自制——通过对一些视觉元素的二次加工,完成自己对某种情绪、现象的表达或再现。

于是,一些被电视台循环播放的影视剧、经典电影或真人秀节目中的片段,以及普通人生活中的场景,都成为了大家“涂鸦”的对象。那么,这种能实现病毒式传播的表情包,有着怎样的特殊吸引力?

本期全媒派(ID:quanmeipai)溯源涂鸦文化,剖析涂鸦表情包的创作、表达形式、交流功能以及使用和传播背后的文化意涵。



从街头到网络,从涂鸦墙壁到涂鸦表情包


涂鸦兴起于20世纪六七十年代的美国曼哈顿黑人社区,当地黑人通过在街头墙体上涂绘的方式表达自己对当时社会现象的不满。之后这一形式风靡至欧洲的柏林、巴黎等城市,涂鸦逐渐演变成为自我展示的一种符号。因此,在诞生之初,涂鸦作为社会文化的表达形式之一,被赋予了“抵抗” “反叛”等精神意涵。

到今天,伴随着移动互联网的普及与发展,涂鸦从建筑物、画布等物理载体上被扩展到网络空间里,网络技术为涂鸦者提供了新的绘制工具,而论坛、通讯软件、社交媒体等平台则成为了网络涂鸦生产和传播的新场所。

网络涂鸦的形式包括文字涂鸦和图像涂鸦。学者杜丹(2014)认为,网络文字涂鸦特指个人运用新媒体工具对热点新闻或社会现象进行符号化解读的文字涂鸦形式,主要在网络上进行传播。例如,2016年某歌手组合在一档音乐节目中获得冠军,部分观众对此结果感到不满,对组合名称进行了涂鸦创作,以表达讽刺。

而网络图像涂鸦则包括绘制图案、对原有的图像符号进行再次创作等形式。涂鸦表情包是最具代表性的一种将文字和图像相结合的涂鸦形式。2017年,蒋建国、龙建星、李颖等学者在《探索与争鸣》期刊上对社交网络上涂鸦表情包的生成语境以及社会意义进行了探讨,“涂鸦表情包”这一概念作为学术研究对象出现在了大家的视野中。



表情包遇上涂鸦,结出了怎样的奇葩?

虽然人们在日常网络社交中经常接触涂鸦表情包,但对于多数人而言,这可能都是一个生僻的概念。因为在一般的使用场景里,大家习惯于将这类素材统称为“表情包”,并未有明确的分门别类。那么,涂鸦表情包究竟是什么呢?


首先,如何绘制一个涂鸦表情包?


原创绘制:即用比较简单、粗糙的笔法进行绘制,简洁、直观地对某种场景或情绪进行再现和表达。



添加:即在原有的图像基础上添加文字、图像等符号,从而强调图像背后的某种意义所指,或赋予图像新的内涵。例如将一些网络流行梗以文字的形式添加到影视剧截图、日常生活场景等图像上。
电视剧《家有儿女》《武林外传》、动画片《猫和老鼠》以及韩国真人秀节目《超人回来了》等影视作品都是现如今网友争相使用的涂鸦表情包的素材来源。


拼贴:将原有的图像符号进行拆解,并对不同的拆解元素进行缩放、模糊、扭曲等处理后组合在一起,从而达到对元素背后的某种意涵进行夸张、消解或是歪曲的目的。例如,将某些人物、明星的照片抠图之后融入某些卡通头像中。


涂鸦表情包如何辅助社交?


相比于作为情感、文化和艺术表达形式的街头涂鸦,依托于社交媒体网络而存在的涂鸦表情包承担了更多的即时交互的功能。在传播的过程中,表情包所具备的符号性作用,结合上下文语境完成了角色展演和身体叙事的任务。

具体来说,涂鸦式表情在交流中通常扮演了“再现”以及“对话”两个功能。


再现:使用者通过涂鸦表情包对当下自己的状态、生活的场景等进行呈现。



例如在“头脑发热”表情包中,猫咪和周围场景作为表情包主体出现,涂鸦的文字符号则完成了意义赋予的功能,即通过文字的解读将一只“台灯下的猫”转换为一只“头脑发热的猫”,而一旦接受了这个设定,图像里的所有元素都为塑造这个意义而服务:明晃晃的灯光和猫“惊恐”的眼神,都加深了“头脑发热”这个意涵。

当这个表情包在传播过程中被使用,“猫”通常以使用者的替身出现,完成对当下“头脑发热”状态的生动的展演和再现。



同理,在上面这一系列表情包中,使用者借用表情包中没有果瓤的柠檬、电线上的鸽子以及“要饭”的小人等主体完成对自己状态的呈现。


对话:在部分表情包中,文字符号除了解读、赋予意义之外,还直接充当了和交流对象对话的功能。


例如,在上面的表情包中,文字符号一方面赋予了原本图像新的解读意义,同时传达了使用者想要和聊天对象直接交流的内容。

“再现”和“对话”这两个功能在表情包的使用中并非完全区隔开,同一个表情包可能同时具有两种功能,在不同的使用情境下各有侧重,也可以相互转换。



涂鸦表情包:一种温和而不失力量的消解


虽然学界研究者将这类表情包称为涂鸦表情包,但如果仔细探究,涂鸦文化里原有的抵抗、反叛的精神还能在涂鸦表情包中得到完整体现吗?随着互联网的介入和传播形式、目的的改变,涂鸦表情包的意义其实与狭义上的涂鸦已经大不相同。


用劣质消解精致


与大家从微信等平台的表情包商店里能下载到的表情包相比,涂鸦表情包最明显的特点就是“质感粗糙”。正如前文所提到的,涂鸦表情包通常不是由设计师通过专业技术和设备进行绘画制作的,更多的是普通网友通过一些低门槛的手法对现有的元素进行二次加工。

在大多数涂鸦表情包中,创作者会对原有视觉符号进行缩放、扭曲等处理,并配上其他图像、文字等符号。不管是从元素、色彩的搭配还是元素间的位置选择来看,涂鸦表情包的创作基本都遵循了“简单粗暴”的原则,即把元素简单、随意地拼制在一起。


此外,从对原有视觉元素的选择上来看,有相当一部分的涂鸦表情包都取材于影视剧、生活片段等场景中人物出糗、情绪起伏较大的戏剧性瞬间,而并非最美丽、精致的片段。


对此,也有学者提出质疑,认为涂鸦表情包是一场“审丑的狂欢”,给网民和社会带来了消极的影响。但随即也有学者进行了回应:荒诞、幽默、简单、无序、扭曲的手法何尝不是的一种极具表现力的艺术表达形式?

涂鸦表情包制作的低门槛让每一个普通人拥有了创作表情包的机会,大家可以按照自己的喜好、理解和需求对表情包进行涂鸦和再创作。在这个过程中,涂鸦表情包用粗糙、简单的表现形式对精致、优雅的视觉文化进行了消解,同时也是“草根文化”对传统主流审美的消解。

也正是这种“劣质”的符号特质,使得涂鸦表情包的生产和传播极易引发模仿。每个人都可能沉浸其中,成为涂鸦工厂车间里乐此不疲的一份子,每个人也都可能成为表情包裂变式传播的一环。



用调侃消解困难


很多人喜欢用涂鸦表情包来调侃自己当下的糟糕境遇。比如在下图中,冲上绿化带的红色汽车被标注为“生活”,而车轮前的白色小猫咪则成了“我”。表情包涂鸦者和使用者借此来再现自己的遭遇:生活已经一塌糊涂失去控制,朝着错误的方向狂奔而去,而自己就像是车轮前那只渺小得看不清楚的猫咪,尽管使出了浑身解数,却依然在糟糕的事情面前无能为力。


因为涂鸦表情包的使用者大多是年轻群体,“学习”也是这类表情包中的一大主题。例如下图中,游泳池被比作“知识的海洋”,漂浮在其中的小朋友则成了在海洋中“挣扎”的每一个人,他看似快乐却又好像十分无助的状态成了很多同学上课、写作业的真实写照。这也是一种常见的对自己不想学习却必须学习的无奈状况的调侃。



类似的表情包还有很多:主人公可以是大脑放空、留下两行“热泪”、表示“无所谓,今天也有点累”的小朋友民国;可以是被卡在树枝中间、被命运扼住了喉咙的汤姆猫;还可以是抱着两个大包裹、披着一件劣质雨衣、在生活的暴风雨中艰难前行的人。

除了委婉地形容生活遭遇,涂鸦表情包也被用来缓解聊天中尴尬、冲突、不解。例如“缓缓打出一个问号”表达了使用者的困惑、震惊,“就这样吧,手机没油了”则暗示了使用者想要快速而不失体面地结束这段对话的意愿。

通过对涂鸦表情包的创作和使用,大家用一种幽默的方式表达了自己的当下心境,尽管这些表情包看起来是对情绪的夸张和加码,但事实上却是在用非正式的、搞笑的方式消解了或大或小的种种糟糕情绪、尴尬局面或矛盾冲突。

在创作、传播表情包的过程中,使用者的各种各样的情绪——对生活境遇的无奈、愤懑、尴尬等等——都找到了发泄的出口,因而也得到了消解。


例如,当我们在工作、学习的高压中感到压抑、无助,在与同事、朋友进行交流的过程中用上几个涂鸦表情包,在再现自己境遇的同时与他人达成共鸣,大家一起调侃、抱怨几句,似乎得以喘一口气,又可以投入到工作和学习的海洋中去。



涂鸦表情包看似是一种荒诞、脱离传统价值审美的表达形式,但事实上,其已剥离了过去的涂鸦行为所传递的强烈的叛逆精神,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温和的消解。

只不过,这类表情包虽温和却不失力量。它们更高效地传递了多层次的信息,且保留了表情包本身能够带给人的反差式愉悦。那些搞怪的演绎,某种意义上也恰如其分地展现了这一时代年轻人的乐观精神。


注:本文引用的涂鸦表情包均获得微博用户@表情包的授权。


参考链接:
1.张博. 网络涂鸦表情包:青年“仪式抵抗”实践中的空间、身体与权力[J]. 北京青年研究,2019,28(02):37-43.2.龚建星. 新媒体表情包的生成语境:被误解或被救赎——兼与蒋建国、李颖先生商榷[J]. 探索与争鸣,2017,(05):91-95.3.蒋建国,李颖. 网络涂鸦表情包:审丑狂欢抑或娱乐的大麻[J]. 探索与争鸣,2017,(01):131-136.4.杜丹. 网络涂鸦中的身体重塑与“怪诞”狂欢[J]. 青年研究,2015,(05):41-50+95.5.杜丹. 颠覆、抵制与游戏——网络文字涂鸦的亚文化话语空间建构[J]. 国际新闻界,2014,36(11):129-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