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位置:首页 > 微信资讯 > 【并不是在影射乐视】条顿骑士团资金链断裂大起底

【并不是在影射乐视】条顿骑士团资金链断裂大起底

前文名为《1409年,条顿骑士团为什么会被波兰骑兵痛殴?》,描述1410年7月15日于波兰格伦瓦德境内条顿骑士团和波兰—立陶宛联军决战景象(点击查看该文 )。 1414年,波兰—立陶宛联军借口条顿骑士团未能完全履行《第一次托伦停战和约》的...


前文名为《1409年,条顿骑士团为什么会被波兰骑兵痛殴?》,描述1410年7月15日于波兰格伦瓦德境内条顿骑士团和波兰—立陶宛联军决战景象(点击查看该文 )


1414年,波兰—立陶宛联军借口条顿骑士团未能完全履行《第一次托伦停战和约》的相关条款,大举入侵条顿骑士团治下的普鲁士。联军所到之处,劫掠村庄、烧毁农田。元气未复的条顿骑士团不敢与对手野战。只能集中军队在库尔兰一线组织防御,坚守城堡,同时在各地采取“焦土政策”,企图切断波兰—立陶宛联军的物资供应。但这种丧心病狂的政策最终伤害的还是条顿骑士团自己。在波兰—立陶宛联军的围困之下,饥荒和瘟疫很快在整个普鲁士蔓延开来。

这场所谓“饥饿战争”只不过是格伦瓦德战役之后,波兰—立陶宛对条顿骑士团领地连续数十年袭扰的序幕而已。不断遭遇劫掠和围困的普鲁士人,对无力保护自己生命和财产安全的条顿骑士团日益失望。


1440年2月21日,长期以半地下组织身份活动的“蜥蜴同盟”正式以城镇为单位,组建了自治政体——“普鲁士联盟”。条顿骑士团起初并未在意,大团长鲁斯道夫甚至还承认了这一联盟的合法性。但很快回过味来的骑士们便意识到“普鲁士联盟”并非“汉萨同盟”那样的商业组织,其存在的目的就是要与骑士团争权夺利。于是乎条顿骑士团开始公开抵制“普鲁士联盟”。双方的官司终于在1452年打到了神圣罗马帝国皇帝——腓特烈三世的案头。


身为哈布斯堡王朝的成员,腓特烈三世起初选择站在条顿骑士团这一边,于是1453年12月5日,腓特烈三世大笔一挥,敕令普鲁士联盟必须服从条顿骑士团的领导。可惜普鲁士人的反抗热情并不是这样一纸判决就能压制的。在神圣罗马帝国无法给予支持的情况下,普鲁士联盟转向波兰求助,甚至主动要求并入波兰—立陶宛联邦。卡齐米日正一心想找条顿骑士团的晦气,岂有拒人于门外之理。于是他巧妙布局,一方面普鲁士联盟提交一份正式的请愿书以为证据,另一方面则积极与哈布斯堡王朝联姻,切断条顿骑士团的外援。





1454年2月4日,普鲁士联盟秘密议会向条顿骑士团递交了一份宣告独立的正式文件。两天后普鲁士全境除了条顿骑士团总部所在地马尔堡等少数地区外,系数爆发反骑士团的起义。一时间普鲁士所有的城市都脱离了条顿骑士团的统治,起义者捣毁他们所占领的城堡。6天之后普鲁士联盟的正式代表团到波兰,卡齐米日接收普鲁士。


1454年2月22日,波兰—立陶宛向条顿骑士团宣战。在波兰和普鲁士看来这场战争似乎尚未开打便胜负已分,毕竟条顿骑士团在开战之初便失去了大多数的军械库,按照传统惯例,封建骑士们已经失去了作战的能力。同时当时整个欧洲的政治局势对条顿骑士团空前不利,神圣罗马帝国一盘散沙,瑞典与丹麦正彼此对立,也只能严守中立。骑士团最大的后台老板——罗马教廷此时也正在为君士坦丁堡沦陷后奥斯曼帝国可能的入侵担忧。条顿骑士团可谓孤立无援。但事实证明波兰人和普鲁士联盟的如此算盘未免打得太响了一些。条顿骑士团还有一个潜在的盟友,而正是借助他们的力量。普鲁士的独立之路足足走了13年。


条顿骑士团的崛起离不开“汉萨同盟”商业资本的支持,而在他们危如累卵之时,同样遭遇西欧强权压制的“汉萨同盟”也颇为仗义的“拉兄弟一把”。当然条顿骑士团许诺一旦度过危机,将给予“汉萨同盟”更多的贸易特权,也是这群商人急公近义的一大动力。有了“汉萨同盟”的助拳,条顿骑士团可以凭借友军庞大的武装商船,从波罗的海源源不断的获得物资和兵员的补充。毕竟此时英法百年战争刚刚结束,整个欧洲到处都充斥着无所事事的退伍老兵,面对这样的“买方市场”,条顿骑士团凭借着早年的积蓄,不难迅速招揽一支大军。




在成功击退波兰、普鲁士军队对马尔堡的围攻之后,条顿骑士团随即将战火引向了对手的家园。面对来势汹汹的反攻,波兰国王卡齐米日被迫绕过贵族议会就地征召民兵参战,而一些普鲁士联盟的城市开始重新倒向骑士团。可就局面一片大好的情况下,条顿骑士团的资金链却突然断裂了。1454年10月9日,大团长不得不向群情汹涌的雇佣兵们保证最迟将于次年2月19日付清所有佣金,若未能按期支付,则雇佣军有权获得普鲁士境内的城市、城堡及与之相关的权利。凭借着这张空头支票,1455年上半年,条顿骑士团收复了整个东普鲁士。但是由于依旧没有足够的现金支付给雇佣兵,骑士团被迫将包括总部马尔堡在内的三座城市进行了抵押。而雇佣兵们随即便盘算着将抵押物转手卖给了波兰人。


条顿骑士团的胜利刺激了首鼠两端的神圣罗马帝国、教廷以及昔日老伙伴丹麦,这些战前袖手旁观的势力,不约而同地跳出来主持正义。腓特烈三世向普鲁士联盟颁发禁令,禁止其成员的一切对外贸易。教皇加里斯都三世发出警告,若普鲁士联盟及其盟友不与条顿骑士团和解,则将其开除教籍。丹麦国王克里斯蒂安一世则向波兰与普鲁士联盟宣战,正式成为条顿骑士团的同盟。不过丹麦王国此时正与瑞典处于战争状态,其加入战团自然也将瑞典拉入到波兰和普鲁士一方。


条顿骑士团之所以能够在战场上以弱胜强,很大程度上与波兰的内部矛盾有关。波兰本土贵族对来自立陶宛的卡齐米日缺乏好感,更不爽国王从他们的口袋里掏钱用于战争。因此条顿骑士团看似以一隅而抵大邦,反倒在战场不断攻城略地,占尽上风。不过随着瑞典国王查理八世兵败于丹麦,逃入波兰国内避难,卡齐米日很快便找准了条顿骑士团的“七寸”,只要切断了“汉萨同盟”在波罗的海的贸易航线,条顿骑士团便将不战自溃。于是乎一支瑞典、波兰、普鲁士共同参股的私掠舰队在但泽正式开张,虽然这支舰队刚一参战便误伤了中立国尼德兰的船只,一度引发外交纠纷。但是最终这种海上破交战被证明具有极大的战略价值。丹麦首先招架不住,宣布退出战争。条顿骑士团的经济也濒临崩溃,其麾下的主要武装力量——雇佣军因为没获得足够报酬,而拒绝参与军事行动。




1466年,在双方打打停停折腾了13年之后,走投无路的条顿骑士团请出教皇庇护二世进行调停,当年10月10日双方最终签署《第二次托伦和约》,最终停止了长时间的敌对。条顿骑士团昔日的领地之中,西普鲁士成为波兰王国的一个自治省。瓦尔米亚大主教区亦归属波兰王国管辖。东普鲁士虽然仍由条顿骑士团控制,但是必须成为波兰国王的臣属,骑士团的大团长要以波兰贵族议会的议员的身份,前往波兰“共商国是”。


仅有东普鲁士弹丸之地的条顿骑士团自知无力对抗强大的波兰,但不甘就此沉沦的心态却令其不断尝试寻求外力支持。《第二次托伦和约》墨迹未干,瓦尔米亚大主教区便借口卡齐米日干涉主教选举,而于1467年再度与波兰兵戎相见。这场名为“教士战争”的地区冲突又足足打了12年,才以波兰接受瓦尔米亚自行推选主教,并赋予大主教区的若干特权结束。


上文选自《战争事典025》


现在预订享包邮 点击上图购买

预售期过后恢复邮费,满128元方包邮


精彩内容

辽东雪、铭军血

甲午陆战之缸瓦寨战斗

亲,您可以把此文章分享到微信朋友圈,让给您的朋友们也一起学习微商知识。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微商话题

看看品牌

Copyright © 2014-2015 huiweixi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2003682号-4 会微信学习平台